未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却莫名其妙地被一只厉

 
    “叶先生还有其他的事吗?”叶仿心里已经开始琢磨,不管叶潇提出什么样的要求,他都尽量满足……
 
    “刚才我说的片酬五百万那是友情客串的角色,现在你竟然要我演主角,那起码也得两千万以上,否则免谈……”
 
    “噗嗤……”叶仿差点一口鲜血喷出,友情客串就要五百万,你还真当你是一线大腕不成?
 
    她程小?,乐观向上善良却跟幸福二字咫尺天涯。一次陪着爷爷拜访老友,却意外被对方相中,要去做了人家的孙媳妇。
 
    灰姑娘的故事,却没有自此幸福的结局,丈夫不疼,婆婆冷眼,小三还时不时嚣张的出来蹦?个四五圈。
 
    程小?紧咬牙关一忍再忍。
 
    当丈夫搂着大腹便便的小三宣布他们的感情自此为止时。程小?咬紧的牙关松了。
 
    离就离,俗话说的好,一嫁幸福是灰,二嫁幸福成堆。爽快地离婚协议上署名,大方地甩胳膊走人。
 
    只是,那俗话说的为何偏偏如此好,她一个刚刚离婚的糟糠,竟然瞬间成了他眼中的香饽饽,自此程小?的幸福,如同泛滥的洪水般,堤坝难拦……
 
    他江靖宇,嘉庆集团总裁,外表温润如玉,实则内心极其腹黑。商界人送雅号:“玉面狐狸”。只是再阴险狡诈的狐狸,掉进棉柔的陷阱里,也有爬不上来的一天
 
    第一次相见,他就对她包藏祸心:
 
    “撞了我,道个歉就想了事,嗯?”
 
    “那你想怎样?”
 
    “母亲节快到了,陪我挑礼物去。”他打算让她也跟自己一起尽孝心。
 
    第二次相见,他摸透她的底细,并对她机关算尽:
 
    “我秘书不在,你替她几天。”他说的斩钉截铁。
 
    “总裁,我是营销系硕士,不当文秘。”她答的游刃有余。
 
    “干不干,就空一名额。”他不肯退步,她只得乖巧点头。
 
    本以为相安无事,哪知万里长征她才迈出第一步。
 
    “小?,我户口本上缺个人?”某男含蓄的道。
 
    “缺人?”抱着他的户口本猛看,她不知真傻假傻。
 
    “对,就缺你一个。”某狐狸佯装不好意思道。“我们结婚吧。”忐忑的狐狸禁不住左顾右盼,生怕某女吭个不字,以他对她的了解,谁知。
 
    “好啊!”某女答应的格外爽快。(噗通一声,到底谁掉进了陷阱里?)
 
    幸福不修边际的生长,结婚协议在上,她已是他的妻:
 
    “啪!”一个巴掌甩在脸上:“凌嫣儿,你还真是不识好歹,我忍了你这么多次,你居然还敢蹬鼻子上脸,老娘不发威,你以为我是hellokity啊!”程小?拉开茶壶架势,直指上门滋事的小三红肿的脸。
 
    “老婆!你怎么打人啊?!”江靖宇吃惊的叫嚷道,锐利的黑瞳泼开一片的萧杀怒意。
 
    凌嫣儿哭的梨花带泪,凄凄惨惨,垂下的眼帘里却闪过一丝得逞的笑靥。只是,笑容只含了半秒便瞬间定格:
 
    “老婆,你手疼不疼,来,老公给你揉揉,下次这样的事,你吩咐声就好,我替你代劳?”江靖宇捧着程小?小手又吹又揉,爱妻手册第一条,他江靖宇的老婆永远是对的!
 
    新书《极品房东》已开启,欢迎大家过去看看!父亲是刘东的天,可是父亲死了,天也就塌了,刘东悲痛过度,一夜白头。
 
    从此,心死如茶凉,人命贱如草。打架是为了锻炼身体,杀人是为了磨砺心志,玩女人是为了锻炼枪杆……他长得斯斯文文,既有富家公子的气质,又有地痞流氓的凶狠,殊不知他还有着不为人知的精神分裂症,带给所有人一种喜怒无常的恐惧感,冒犯他的人只有一个下场,不是下巴脱臼就是牙齿掉光。
 
    人人都尊称他为太子。且看太子如何立足于黑白两道,商场你奸我诈,他要如何才能拿回父亲留下的财产,黑道势力暗涛汹涌,他又要如何才能为父亲报仇雪恨,是异死他乡,还是荣回故里?
 
    所有的故事都是从一个黑道势力猖獗的城市开始的。本不针对任何个人和国家,完全虚构。
 
    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!书完本了,结局在预料当中,还不错,喜欢的朋友,还望你们能多多订阅支持大头。
 
    谢谢!关于办理VIp的问题,可加大头QQ:35676oo39
 
    平生不会见鬼,才会见鬼李远之很倒霉,平生遵纪守法,未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,却莫名其妙地被一只厉鬼缠上,据那只鬼说,他们之间有杀身之仇……自从被这只鬼缠上后,李远之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身边怪事一件接一件,而且每一件事看起来都是冲着他来的……总而言之,这是一个非常倒霉的人被鬼缠的故事,打滚卖萌求包养,求留言。
 
    注:此文主受,cp为:李远之vs白乙求包养蜗牛的专栏:挖了新坑,求收藏,求包养,求留言!
 
    何处是圆满重生捡到一只鬼好友晨曦和自由的文,大家有兴趣,请尽情收藏
 
    上一章提要:...得将自身的力气抽空了一般…… 连续两拳,再一次重创了叶潇,楚望天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,叶潇的实力已经能够威胁到他了,一个完全没有经过基因强化,而且还这样年轻,就有着击伤他的实力,这样的一个人物若是发展下去,前途不可限量,可是他终究心太软了,如果他不救援冷少殇这个不久前还是敌人的人,如果他不贸然的出手,楚望天还真没有信心完胜叶潇…… 可是这小子算计了那么久,更是将所有的因素都算计了进去,最后却因为心软而落败,当真可笑,可悲,可叹…… 没有理会差点憋过气的冷少殇,楚望天的身体一......
 
    上二章提要:...五六百人…… 当这些人一起出现的时候,冷少殇所带领的两百多人就显得那般的稀少了…… 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,知道中计的冷少殇立马调转身子,就要率领着手下突围,可是叶潇的身体,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…… “接我一刀……”叶潇口中大吼,手中的封喉一刀斩向了冷少殇,冷少殇冷哼,手中的战刀一抖,已经横在了头顶…… “当啷……”一声脆响,冷少殇被叶潇一刀震得连连后退,双臂更是一阵发麻,眼中充满了惊骇,这家伙的力气怎么这样大? 这个时候,杨章虎已经冲了过去,他的手中拧......
 
    上三章提要:...个人也是你的人,现在你告诉我不是你的命令,谁信? “就算是我命令的又如何?”王阳也是一个心高气傲之辈,本来就不喜欢叶潇,如今懒得的解释了一遍,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不相信,那何必还要继续解释下去? 这里是自己的地盘,就算是自己杀了他又如何? “你敢杀我?”看到王阳一口承认,叶潇也感觉到这事情有蹊跷,可是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不管和王阳有没有关系,面子上都不能落下,总不能因为一句话就松口吧,那以后自己还怎么在道上混? “杀你又如何?”王阳同样冷哼道,他真想不顾一切的在这里干掉叶潇,......
 
    上四章提要:... 这……这怎么回事?自己才多久,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?看到这样的一副场面,邵冰倩的脑海一时之间竟然转不过弯来…… 不过当她看到自己的妹妹正握着一把剪刀捅向叶潇的时候,还是立马反应过来,要是自己再不出手,叶潇这个好不容易救回来的家伙就要被自己的妹妹捅死了…… “倩倩,冷静,冷静……”邵冰焰快速的扑上去,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妹妹…… “我要杀了他,我要杀了他这畜生……”邵冰倩好似发疯一样,拼命的挣扎着…… 可是邵冰焰哪敢松手,也许是邵冰倩太累了,也许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了,......
 
    上五章提要:...来就一无所有的他们也是一无所有,可若是天怒会输掉了呢?那就输掉了一切…… 在没有必胜的把我前,王天怒是不愿意和那小子交手的…… 现在的静观其变只是为